四十四 暴风雨前一刻
作者:军刀卷刃 更新:2019-09-25

南极洋面上空,阳光直射,和风徐徐. 长年浮冰的南极洋此时温暖而祥和,像已被复苏的冰冻恶魔,此时正在贪婪的享受苏醒前最后一刻的安宁.

熟悉南极气候的人此时一定会大吃一惊,时值严冬,但洋面上的温度似乎正因为某种不明的原因急剧上升,往日到处长达数十公里的雄伟冰山和冰箭湖早已踪迹全无,海面上能见度方圆数百公里内看不到一块浮冰,让人有种来到热带洋的奇怪感觉.

这种异常反常的现象让人本能的感到害怕,可怕的宁静下蕴藏着巨大的危机!

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

从高空俯视,我们欣慰的发现,在远离南极大陆的海洋中,有一块足足有一百二十英里长,四十五英里宽的巨大浮冰显得极为醒目,像是热锅里的一大块冰,它正缓缓的向南极大陆海岸线方向靠近,靠近...

这形状规整的出奇的巨型浮冰如刀削斧劈一般,浮在海面上,露出水面部分接近30米高,按冰的平均密度,其吃水深度应大约为其露出水面的五倍到7倍左右,粗略估算也就是有近200米厚的冰块在水面以下!

它绝不是天然形成的,倒像是可乐杯中的长方形冰块拿出来被放大了数百万倍,然后被调皮的扔进了南极洋.

即便在数英里远的高空你仍然可以看到冰山聚集着的密密麻麻的黑点,那是逃难的企鹅吗?或是成群的海豹?

不,当将高度再次降低一些,我们吃惊的看到这竟然是一群人,很多很多的人,聚集在这浮冰上.

不,不,不,等完全看清楚后,发现他们中间不全是人!

此时天空中又飞来一些五彩斑斓的大鸟,和另外一些外形与秃鹫相仿,但体型大了数十倍,长相异常凶狠的怪鹰,它们绕着巨冰盘旋,长鸣,然后稀稀拉拉的陆续降落在一些还不是十分拥挤的冰面空地上,看来它们并不是结队飞行,只是凑巧在同一时间到了.

一个身材修长,面目清瘦,金发披肩,背一张长弓的年轻人从其中的一只大鸟上跳了下来,稳稳站在滑湿的冰面上.

载他的大鸟复又起飞,在上空绕年轻人盘旋数圈后展翅向年轻人来的方向飞去.

"噢,我的Legolas!"远处从一群矮子里急速跑过来一个棕色胡子拉碴的矮人,嘴里叼一只大大的烟斗,树皮一样粗燥的脸上挤起一堆憨厚粗旷的笑容,还隔的远远的这矮人就展开双臂向年轻人跑去.

矮人背上的交叉绑着一把巨斧和一把巨锤在阳光下泛出淡红色的金属光晕.

这矮人虽矮但极为壮实,一颗大头极不协调安在像木墩一样结实的矮矮身躯上,两只青筋暴露的大手在空中挥舞.

如果不是早知道这种矮人力大无比,脾气狂暴而凶狠残暴,你甚至会觉得这幅模样有些傻乎乎般的可爱.

"Gimli!"金发年轻人看到矮人也异常高兴,冲过去蹲下亲热的准备和矮人来了一个熊抱,但被冲过来的矮人撞倒一屁股坐在冰面上.

两个好朋友似乎已经两百年没有见面了,高兴的两人拍着手,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难发现,坐着的年轻人和站着的矮人几乎一般高.

此时,北方上空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金光,速度极快,几乎就在眨眼间就飞到了冰面上空就攸的停住了,似乎在寻找合适的降落位置,金色光环中依稀可辨一个人的影子,极像海市蜃楼现象,但这是在正上方.

这吸引了冰面的无数目光.

被称作Legolas的年轻人也站了起来和矮人一起扬起头,正朝这道金光好奇的望去,这道金光忽然嗖的一声迎面飞了下来,把两人吓得往后一跳,矮人急忙在背上抽出巨斧和巨锤,一手持锤,一手持斧,年轻人早已拉弓搭弦在手,一副严阵以待的备战状态.

这道金光并没有追上去对两个人一阵扑杀,而是落在了离两人刚站的位置附近的一块空地上.

原来这是一位踩在一把剑上飞来的东方人,20岁上下,金羽黄袍,束发道冠,此人面目白皙,身材高挑,一双鹰眼不怒而威.

那道金光原来就是他那把踩在脚下的宝剑发出来的.

在快要降落到地面上的瞬间,年轻人轻喝一声,"入鞘!"脚下的宝剑似一个活物一般,自己拐个弯寻着路径,"仓啷"一声插入年轻道士背后的剑鞘.

年轻道士一落在冰面上,就踮起脚四下张望,嘴里骂道:

"奶奶的,这狗日的灰灰,催命一般,原来自己都还没到!"

矮人Gimli这下才看清这个奇特的黄皮肤东方人只有一只手,右手的衣袖空着,在海风中随风飞舞.他腰上还系着一只大大的葫芦.

"酒!?"矮人看到有酒的迹象立刻兴奋起来,可能已经忘记了手上那两把大的吓人的武器,兴冲冲的向东方人跑了过去.

"咳咳,哎,我说东方人,你这东西里面是装的酒吗?你们的酒我喝过一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在格陵兰岛的事儿了,也是一个东方朋友给我喝的,那味儿可真是不赖啊,比红宝石波特酒都要好喝很多呢!我现在想起这味道还流口水呢,哈哈哈!"

矮人跑过去站在道士的面前不管对方是否能听懂他那古怪的语言,仍旧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嘴里叽哩咕噜说个不停,但他忘记了他的笑容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的旁人看起来是很奇怪的,而且他手上还拿着武器.

所以在年轻道士眼里,情况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样子:

一个非常壮实的矮冬瓜双手拿着比他脑袋大两倍的武器冲了上来,正要施法将此物定住,但这矮子又停了下来,一脸的坏笑,贪婪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腰间的葫芦,嘴里叽哩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正狐疑间,这矮子流着口水,看样子就要上来抢葫芦了.

这是什么怪物,在本道面前还敢嚣张?这还了得?!

不容道士多想,一只黄色符咒已然在手.

"吗里吗里轰,风火雷电霹!"

咒语下这符咒化作一道红色的火球猝不及防的打在正兴高采烈说话矮子的胸口上,"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将矮子像一颗肉球一般弹出十几米远.

受此一击,矮子并没有丢掉他那两把十分滑稽的武器,剧烈爆炸除了把棕红色的胡子眉毛烧掉了一大半外,似乎并没有带来其他的伤害.

但矮子暴怒了,厚树皮般的脸被怒火映成血红色,他爬起来,狂暴的挥舞手中的巨锤砸在冰面上,整齐的冰面上立即裂开数条大口子,即使站在几十米外的人也能感到矮子这一记重锤传来的巨大震动.

矮子一步一步向年轻道士靠近,低声的咆哮如被激怒的公熊!

一场恶斗看来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