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夜谈——假面舞会(14)
作者:三盏茶 更新:2019-09-25

手机登陆 dzt.cc 新图增加中最新章节随时看

现在的情况确实由不得我们多想,我、S、雨桐和司徒宇急忙再次返回一楼的客厅,开始分头在四处寻找房间的备用钥匙。过了一会,只听到司徒宇一边朝庞均瑶那边跑去,一边朝我们喊道:“我找到钥匙了!”

好在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我们随后也急忙朝一楼那六间客房处跑去,这时,宋子文、赵天鹏、凌茜、许涵和梁晓岚也都陆续从外面赶了进来,看来大家之前都并没有走远,听到王锡文的惨叫声后马上便返回了别墅。可是,当我们剩下的人陆续赶到那间被锁起来房间的门口时,却发现房门依然没有办法打开,司徒宇越来越着急了,他转过头对我们说道:“不好,好像这间房从里面已经被反锁了!用钥匙也打不开!”

宋子文一听,也十分焦急的说道:“之前有听王锡文讲过,这栋别墅里的房间确实是只要从里面把房门给反锁,那外面即使用钥匙也无法将门打开了!司徒你先别急,我来试试!”

可是,宋子文在动了动钥匙之后,发现房门依然纹丝不动,之后,赵天鹏也试了试,仍然还是一样。在看到用钥匙也确实没有办法将房门打开时,我们几个男生只好合力一起把门给撞开了。当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房门给撞开时,之前那种不好的预感确实灵验了!还没等我们走进去,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微臭的焦糊味,还有一些烟尘,看来似乎房间里刚才是有什么东西被烧过一样。S和我率先走进了房间里,只见王锡文倒在地上,全身已经被烧的漆黑,身上有些部位的火苗还没完全熄灭,这样看来的话,当我们听到王锡文的惨叫声时,他就已经被火烧伤的差不多了,要不然也不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断了气。经过一番简单的确认之后,S低着头,声音有些低沉的说了句:“我们来晚了,已经没救了。”

这时,所有的人全都怔怔的愣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没有想到,就在《红死魔的假面舞会》正式开始演出时,我们身边竟然连续发生了三起命案!这时,一直话不太多的许涵也有些慌乱了,他一屁股坐到旁边的床上,把脸深深的埋进了双手中,十分沮丧的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栋别墅真的是闹鬼了!刚才我本来想先从这里离开的,可是走到那扇铁门前,却发现铁门的那把锁并没有被人动过,还是和昨天一样原封不动的牢牢锁着在,因为,昨天最后是我把那扇铁门给锁上的,然后就把钥匙交还给了锡文学长。这也就是说,从昨天司徒学长你们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另外的人进来过!打从一开始,这栋别墅里就只有我们十三个人才对!我想,那个发匿名邮件给锡文学长的人之所以要这么做,目的就是想通过我们演出的那场《红死魔的假面舞会》,然后把之前一直尘封在这栋别墅里的冤魂给召唤出来!不然,锡文学长他们是不会死的啊!一定是这样的!”

此语一出,立即又在所有人的中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慌乱,庞均瑶也怯生生的接过话,说:“好像我之前也听过类似这样的说法,有些剧本本身就是受过诅咒的,就好比莎士比亚的着名悲剧《麦克白》一样,从17世纪第一次公演到现在,但凡因演出《麦克白》而发生种种不幸的演员比比皆是!难怪这次那人会故意指定要让我们来演《红死魔的假面舞会》了!”

接着,大家也都纷纷开始表达自己的意见,就连之前还一直比较镇定的宋子文社长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朝房间的四周望了望,说:“这里的门窗全被都是被封死的,也就是说,在我们进来之前,这间房间里就一直只有王锡文一个人才对!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将房门给反锁上!大家也都还记得在外面的停车库发生爆炸之前,王锡文就已经陷入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中,我们都看到他下了楼,紧接着大家便听到了那声爆炸。而王锡文在下楼之后,肯定就直接把自己锁在了这间房里,当时,我们剩下的所有人全部都在外面避难,别墅里除了王锡文就不会有其他的人了!这和黎振涛的死又是一样的,我们剩下的人全都不在场!”

没想到宋子文的话音刚落,赵天鹏便冷笑道:“哼!社长,怕话不是像你所说的这般简单吧?”

“天鹏!你什么意思?”

“当时在听到那声爆炸之后,我们所有的人的确都从别墅里逃了出去,可是,大家并没有躲在一起避难,而是各自分散了开来!如果按照你刚才所说,在王锡文出事时,所有的人全部都有不在场证明的话,我想问问社长你究竟又是如何判断出这一点的呢?如果有人在半路返回,趁大家都不在的情况,再次回到别墅时,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宋子文在听明白赵天鹏是在针对他自己的时候,不由拉下了脸,有些不满的说道:“你说的那种情况倒是没错,在客观上的确是可能存在的。但是,王锡文所在的这间房间从里面被反锁可是事实呢!刚才你不也亲手试过了吗?既然房间的门都无法打开,那即使我们之中有人从半路折返回来的话,依然无法进到这间房中,那又如何能够伤害的了王锡文?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怀疑王锡文有问题吗?怎么,现在亲眼看到他死了,又想胡乱栽赃给下一个人了?”

两人之后便准备大吵,好在被身边的司徒宇和许涵给劝住了,眼看现在大家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我真的很担心一旦彻底崩溃了又会是怎么的一种局面!不过,S似乎并没有太在意这些事情,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见他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也不知道S是不是注意到了什么,我同司徒宇他们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急忙跟在S的身后,一同离开了房间。出了房间之后,S也一直没有说话,好不容易等他来到客厅时,我才开口向他问道:“你也应该发现了吧?王锡文出事的这间房里似乎有个不正常的地方。”

听到我的话后,S点点头,说:“恩,看来你也注意到了,这次王锡文尸体的周围并没有出现像之前那样的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