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午夜杀手
作者:蝌小金 更新:2019-09-27

第二天刚一上班,f就同s一同去了医院,他们放心地看到星女郎的父母守在女儿的病床边,几乎半步不离。“她康复的程度怎么样?”s问星女郎的父母。

  “医生说目前并无大碍,现在只能眼巴巴地等着她醒来。”老太太仍然有丝焦虑地说:“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睁开双眼醒来呀?我们就怕她长期这样下去,最后一点希望也变成了坏结果。”

  “阿姨,不用担心太多。”f劝导着老人家。“要相信医生的诊断,你女儿能恢复到目前这程度,我们都感欣慰。可能还要等待一点时间吧,给点时间给咱们吧。”老太太愁眉紧锁,几乎带着哭腔说:“就怕万一,她永远不会醒来.....”“相信吧,相信上天会给我们一个美好的结果。”

  老太太泪眼婆娑,只能点点头。老头儿忙过来安慰她,并且乐观地说:

  “好吧,我们有耐心等,我们也相信你们警察的能量。”“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来这里探望过她呢?”s问。

  “哦,她公司领导和同事来过好几次,每次都送来一些钱和水果及营养品,还专门派一个姑娘每天送饭来给我们。”老太太平缓了情绪,眼角露出一丝笑纹,说:“这一点,倒是让我们倍感温暖和感动,要真心感谢他们和你们了。”

  “阿姨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s继续说。“除此之外,有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可疑的人员来过呢?”

  “可疑?”老头儿想了半会,便很快地说:“有天晚上深夜,大约是凌晨二点多了吧。我的老伴都睡觉了。我也在旁边的椅子里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中听到门吱呀打开了。我并没在意,以为是风吹开了。没过多久,我在朦胧中感觉到有什么人,拌了一下我坐的椅子。我就睁开眼来看,只见一个穿深色风衣的瘦高个男子,戴着个黑色毛线针织帽子。那帽子是一种能护颈套头包耳的设计造型,只露出双眼与鼻孔在外,连他的头发与眉毛也被帽沿完全盖住了。他正从我背后绕过去。他的双手举在半空中,好象是正准备替我女儿换药水瓶。我吃惊地站起来问他是要干什么?他很镇定地说,他是夜班医生,但马上就要换班了,下班前来换一次药水。并且,我也注意到了,他的风衣拉链拉得很上,以致风衣领子竖起来。加上那帽子的蒙头护颈设计,从他的脖子到头顶,除了眼睛与鼻孔裸露在外外,其它地方都藏得严严实实的了。这样的穿着打扮是很新潮时尚,但在半夜里突然碰见,还真把我小吓了一跳。我上下打量他一下,发现他的风衣口袋里,露出半瓶装满液体的玻璃吊瓶。”s立刻职业地警觉起来。

  “有这事?你真的看见他的风衣口袋里装着一个药水吊瓶?”

  “是的,我当然看清楚了,因为那药水吊瓶露了三分之一在外面。”老父亲还及时地补充说:“我现在还想得起来,他的风衣口袋是平的,不是那种普遍的斜插口袋。”“他有没有成功换过药瓶呢?”

  “没有。”老头儿肯定地不假思索地说:“他应该是正想换药瓶的意思。后来见我醒来了,假装看了看吊瓶,他就马上说现在还不用换药水。临走的时候,还吩咐我不要睡过了头,要注意观察吊瓶里的药剂余量。”

  这完全象是侦探电影中的描述了,s嗅到了某种信息,接着问:“你怎么能确定他没有换药成功呢?”

  “因为,我平常都会记下我女儿用的药水名称。我仔细看了一下,吊瓶里仍然是原来的药水。他的吊瓶仍然呆在口袋里,还没来得及换。”“接下来呢?”f也听得完全入了迷。

  “他装模作样地叮嘱了我几句,就不慌不忙地离开了。”老头儿努力地回想那晚所见。“他出去后,我总觉得这个医生不对劲。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并且穿着打扮也非同医生。我怀疑他的职业及专业程度。于是,我忙出门走到走廊里去看看。发现走廊里又多了另一个人,是他的同伴,也穿着同样款式与颜色的长风衣,戴着同样的帽子。二人走在一起的身材高矮差不多。但这时候,原本被帽子严严实实地套住了的脖子及耳根和后脑壳的头发,又完全露了出来,他们的风衣领子仍然是直挺挺地竖着。“他们没有经过护士值班室吗?”

  “这间病房,不需要绕过服务台,他们直接下楼梯走了,没有坐电梯。”

  s这才想起,这间病房靠进门不远。而护士服务站,是在整个病房走廊的最中间区域。“当时,你没有找护士反应情况吗?”

  “没有。”他似乎这才意识到出了点什么问题,才有些懊悔地说:“都怪我当时没有象你们这种职业敏感意识。我只是又跑回房间,推开窗户,趴在窗户那儿往下面张望,想看看他们往哪里走。结果,观察了几分钟,也没有发现穿风衣的那二个男人从住院部大门里出来。再过了一会儿,才又发见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撑扶着一个紧捂着腹部弯着腰的男人走了出去。我当时只是感觉奇怪,但也没往深处去思考,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哦,能看得出那个猫着腰走出去的男子,他是胃痛腹痛什么病吗?很严重的样子吗?”“那样子,应该是吧。”“是来医院就诊的患者?”

  “他们其中一个好象是患者,但看那样子,是要离开医院了。”s愣了一会,他努力控制着思路的方向盘。“那捂着肚的男人,又穿什么样的衣服呢?”老头儿抬起头往天花板上盯了一瞬间。“是毛衣,应该是象毛线衣那一类稍微收身的衣服。”“不会是夹克装吗?”“不是。”s深吸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呢?”老头儿又仰头看了一会天花板。

  “是在我女儿刚刚经过紧急抢救后,大概第二个晚上吧。”f细心地补充问道:

  “那你第二天有没有去向护士包括值班医生反应过呢?或者去核实一下那二个男人的身份?”

  “第二天,我同一个护士聊起了这事。她分析说,那二个男人不可能是这里的医生。当夜值班的医生中,没有那种穿风衣的瘦高个。并且,医院里也不会有医生在深夜里亲自去给患者换药。深夜凌晨,也不会出现换班。遇上这样的怪事,要马上找护士反应情况。时间过去久了,就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看似简单的叙说,但s却暗自心惊肉跳。他敏锐地开始思考,他们究竟会是什么人呢?为什么深更半夜进入医院来到星女郎的病房?他们是冲着星女郎而来的?那么,他们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会同星女郎与陈阿强遭遇的车祸有关联吗?一道似霹雳闪电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如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风衣、吊瓶、帽子......象极了侦探新图增加中中的凶手作案时的道具及装束!难道他们是蓄意已久前来行凶的吗?要谋杀星女郎的性命?杀人灭口!

  s仅仅推测到这里,就倒吸了口凉气。他不得不重新开始担心起星女郎的人身安全。那么,星女郎同什么人和事,存在要以付出性命为代价的利害关联呢?

  他不敢再往下继续推理分析。但,的确,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之前,所有的推断,只是存在他脑海中的推测。这其中必有什么关联吗?可是,那关联的几个重要元素又在哪呢?

  “哦,这样吧,你暂时把这件事保密,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起。”s回过神对星女郎的老爸说,口气与神情中已经充满了某种忧患。“并且,你们要保持在你们的女儿身边寸步不离,严防不法份子假冒医务人员接近你女儿。一旦再有任何不正常的情况,你都要及时喊来护士求助,然后马上致电给我们。”“会发生什么事吗?”老太太又开始一脸愁容了。

  “阿姨,不会!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的女儿再发生任何危险的事情了。现在,你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照看好她,并且努力配合我们的安排。”s的第六感仿佛已能感受到某种危险正从阴暗的深处逐渐逼近。于是,他果断地做出一个决定:“我想,还是最好把你们的女儿转移到另一个房间去。这件事,属于绝对机密。你现在去把护士长喊过来。”“好的。”

  老头儿也似乎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快步地走出了病房。

  “你预感到了什么?”站在他身旁的f,担忧而一丝紧张地问。

  s伸出手,做出一个拒绝解答的手势,示意他此时不要多问。

  老头儿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至少有多年护士工作经验的护士进来。“先生,有什么吩咐呢?”“你是护士长吧?”“是的。”s掏出了警察证件,给护士长看了看。

  “我们是警察,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目前需要你们的大力配合。”“没问题,那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你们把这位病号转移到另外楼层的房间去,并且是单独的房间,最好是那种vip贵宾套房。”s伸手指着似酣睡正香的星女郎,口气威严地说:“并且,这件事要严格保密,除了相关当班的护士与医生知情外,其他任何医务工作人员,一除不得靠近。一旦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要立刻做出保护措施。有任何风吹草动,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好的。”

  “现在就迅速办理转移房间这件事情,不得有片刻的延误。”“好的。”

  接着,s让护士长记下24小时社区片警电话,并等到看见护士长带领另外二个护士前来协助,将星女郎转移去了别的楼层病房。s与f才放心地离去。上车后,f才敢问:“有更严重的事情要发生吗?”

  “我认为,这桩恶**通事故的定性,得重新推倒,重新立案调查,再从头梳理!”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