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阿福飞行管理暂行规定》
作者:甘十六 更新:2019-09-25

“哥哥早,姐姐早。”大清早,阿福穿着特制的、露出一双小翅膀的裸背小碎花睡裙走了下来,揉着迷蒙的双眼,抱着充当洋娃娃的级大肥猫——阿福和阿肥两个“阿”字辈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平时打打闹闹的,可怜的肥猫经常被阿福虐待,但肥猫心宽体胖也没怎么在意,便成了阿福的另类洋娃娃。乍看去,它对阿福比苗苗还亲近。

当然,错觉而已,平均每三天一人一猫必打一次架。更像错觉的是……咦,小家伙和好了?

张逸的睡意一下子消散了。可不是么,美洛狄今天精神一般般,不像往常那般起床特别精神,一路走眼皮一路打架,跟在阿福后头,没有昨天的剑拔弩张;苗苗也是哈欠连连,努力地睁开双眼,显然昨天没睡好。

嘿嘿,床头打架床尾和,看来不仅仅适用于夫妻之间。昨晚同样睡得不怎么好的张逸放松不少,看来不用担心小家伙可能会产生嫌隙了。

也许是想到哥哥昨天的表现,阿福哼了一声扬起尖尖的下巴,绕过张逸坐到餐桌前。

好么,还没消气。张逸咧咧嘴,他可不希望被小家伙怨恨,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眯眼看去,见小家伙们看向自己,当即乐了,故作一本正经地说:“等哥哥回来,有事宣在先吃饭。”

小家伙们以为事情有转机,没想到换来这么一句话,神色各异,阿福更是从鼻腔喷了一口气,看得张逸心里乐个不停。捉弄一下小家伙还是挺有趣的,谁叫小家伙给自己脸色看,让她们猜去。

吃完了早餐,他照例给了三个小家伙一个亲吻,小家伙们习惯性地回了个清脆的吻。没等她们反应过来给哥哥的教训还不够。张逸出门了。

公车上,一边想着要不要买一辆车,一边想着怎么引导阿福正确飞翔,不知不觉的,南大已经到了。

看着偌大的校园人来人往,忽然间想起自己即将毕业,张逸有些感慨。

乖乖,大一上半学期还好,基本老老实实上课,下半学期开始……粗粗一算。十节课逃了四节,自从有了小宝贝后就更过分了,十之六七逃课,好在美术系的老师并不比学生勤快多少,大多只要交了作业就放人,宽松得很。

“还有不到一年就毕业了。”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随后一只手搭在肩上。“嘿嘿。今年几乎没有课。可以正大光明地逃课。”

“得了吧。”张逸翻翻白眼。拍开那只手。“韩芳几时报到?”

孙让挑挑眉:“9月6号。啧啧。我们好像害人不浅啊。个考上南大地。”

“不关我事。”张逸赶苍蝇般摆摆手。“是你们祸害人。我去老牛画室地时间加起来还没24个小时。”

凭借薛海燕和张逸在老牛画室开张时那一番“豪言壮语”。画室不少学生填报志愿时竟第一个考虑南大。结果有六个考上了。孙让地女朋友韩芳就是其中之一。可惜这两人一个大四即将毕业。一个是刚入学地新生。只能在学校共处一年不到地时间。

两人肩并肩往美术系楼走去。聊起实习地事情。张逸舍不得家里地宝贝。自是不肯离家太远。孙让也差不多。不过他多了个理由:美术系那帮家伙实在是太人渣了。口花花倒是无所谓。可万一韩芳被那帮家伙勾走了呢?

“啧啧。”张逸摇头感叹道,“还大诗人情圣呢?太没自信了。”

孙让白了他一眼。只说道:“我不和千年老处男讨论这种问题,太掉价了。”噎得张逸半死。他倒是想说“你师傅是我女朋友,哦不。是我老婆”,但想了想又吞回了肚子,心里面把孙让刚才的话还了回去:我不和千年老处男讨论这种问题。

从大一开始一起混到现在,谁不知道谁啊?牛大盛自不必说,有老婆的一边去;薛海燕,嗯,估计这辈子是找不看得上眼的男人了;孙让,这祸害就是传说中“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勾引”了无数师姐师妹,外表淫荡,内心实则是正正经经的纯洁正太。就他和韩芳,张逸敢打赌他们没到最后一步,因为孙让没这个着对方,只差没把对方说成是世界上仅剩地濒危动物。去院系报了到,和几个损友打闹了一番,面对他们思念苗苗的话语,两人非常默契地说苗苗被她妈妈接走了,还很可惜地哀叹自己也见不着,然后,走人。

“哇塞,今天出门忘了看皇历,遇贵人了!”出了系楼,孙让的表情夸张得像是唱大戏,大步往前走去,握住前方那人的手用力地晃,“李大会长,恭喜恭喜,三年忍辱负重,终于媳妇熬成婆婆了!”

那眼镜男哭笑不得,左手从女朋友的胳膊下抽出来,扶了扶眼镜:“我今天也忘了看皇历了,怎么会遇到你啊?”看了看周围,他咧嘴苦笑,“我怎么走到你们的地盘来了?张逸,如果你刚才拉着这家伙绕道走,我会送给你一条大消息。”

“咦?说说?”张逸赶紧走过去扒拉开孙让,用无比赞赏的目光打量了一番眼镜男的女朋友,“这位是你的女朋友?李大会长,好福气啊!”

“嗯嗯,好福气。”眼边地嘴已经无话可说。他不过是因为白星上了大四必须辞去学生会会长一职,才“荣升”学生会最高职位,在孙让嘴里变成“忍辱负重”了,好像白星把他压榨得一滴血不剩;至于张逸口中的“福气”,他李德长得有这么对不起群众吗?好歹说得上是斯斯文文吧?女朋友长相顶多中上而已,如果说自己好福气,那不是可以把自己直接归入侏罗纪?

恶人帮,梅灵儿还真没给这帮家伙取错绰号,其他不说,这张嘴实在是太招人恨

李德看了看表。哎呀一声,极为可惜地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张逸拉住李德,也不求情,呵呵一笑,“咱们做个交易,你做学生会会长这一年中,我们绝对不找你麻烦。”这事他还真能做主,一是在别人看来,他和薛海燕牛大盛孙让三人堪称四位一体。在美术系很有话语权;二来,他们和李德的关系很不错,没必要去找李德的麻烦,而且,没有梅灵儿在,两个团体之间实在没有什么龌龊事。

不消张逸说,李德也知道两者没有生摩擦的可能性。所以,他翻翻眼,承了张逸的情。招过张逸,在他耳边轻声道:“白星和我说了,梅灵儿这段日子好像在找你们的麻烦,好像和去年开学时的那个娘有关系。哦,对了,那个小姑娘呢?别藏私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应该多带学校来才是。”

李德后面地话张逸根本没听,愣了一下,不禁大为头疼。眼看就要毕业了。梅灵儿怎么还阴魂不散啊?白星也够朋友地,非要李德代为转达。他不会亲自打电话给自己啊,又不是没有自己的手机号码。

“谢了。”张逸拍拍李德地肩膀,长叹一气,直直走

“喂喂,李德说了什么?”孙让三两步追上张逸。待张逸转述李德的提醒。孙让的表情变得非常怪异,眉毛、眼睛、嘴角往下拉。典型一个“”字。

这还没完没了了?两人对视一眼,心里想的是同一个意思。转念一想。不提恶人帮和梅灵儿的恩怨,那天苗苗和阿福在商场耍了梅灵儿一通。似乎……他们真是大仇人。前提是,梅灵儿认出捉弄她地是苗苗和阿福,不过,女人的直觉是天底下最难以言语地东西之一,说不准真被她猜出来了。

“头疼啊!”张逸揉了揉太阳穴,“昨晚阿福还和我闹别扭了呢,今天又遇到了这事。”

“闹别扭了?”孙让非常

说起这事张逸便很是不爽,不禁叹道:“女人啊!”着问:“关女人什么事?”

女人,是男人永恒的共同话题,张逸将昨晚地事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顺便附带前因后果,听得孙让半晌合不上嘴。没话说了,召集众人开会吧。

现在是早上十点多,是学生报到最密集的时候。张逸和孙让分头打电话找人,刚巧,薛海燕报完到出了系楼,牛大盛正往南大赶来走到校门口。两人掉过头来,往系楼走去,约好在画室见。

除了就在系楼门口地薛海燕,三个男人竟是同时达到。见萧小婉不在,张逸问道:“老牛,小婉呢?”

“他们院系开会。”牛大盛简单地解释了一句,问起有什么事。

“大事!”孙让肃容说道。

薛海燕细细打量着孙让,笑嘻嘻道:“爱情的力量果然强大,韩芳要来,咱家的孙让竟然也会有正经的时候。”

一番话,弄得孙让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腆着脸求饶。

四人打闹了一阵,先是问起了实习的事,薛海燕想也不想直接说在南州实习,“爱妻号”牛大盛则说得考虑自家那口子地想法。然后,张逸说了昨晚和李德刚才说的事。

听到梅灵儿要找麻烦,薛海燕和牛大盛都一个表情,和孙让之前的一模一样。灵儿搞什么鬼,只能靠夏娃了,她比我们有用得多。”张逸大致想清楚了解决的步骤,苦恼道,“现在是阿福。出门的时候我特意看了,阿福吃完饭就去洗碗。看来对待飞翔,我们和小家伙们的想法差别太大了。”

“改了呗。”孙让并不觉得有烦恼的必要,他的神经比张逸三人大条多了,只要觉得差不离便成,经常因为感观变化而左右摇摆,十足的骑墙派、妥协党。相对而言,他更头疼的是梅灵儿,不知道敌人地套数,让他烦躁不已。

薛海燕左右为难,思量片刻。问道:“凌零姐怎么说?”

“堵不如疏,疏不如导。”张逸苦涩地笑着,“怎么疏怎么导,我想了一晚上,大体上想出控制阿福的飞翔质量,具体章程……”说到此处,他摊开双手,“没想出来。”

“那还不简单。”孙让撇撇嘴,不屑道,“跟学驾驶差不多。逐步加长时间、提高飞行高度、没有允许不准做吓人地高难度动作,还有完善的安全措施,以及必须严格遵守飞行守则。”

果然是狗头军师,一语道破天机。牛大盛双手拍在孙让地脸上,扭着孙让的脑袋上下左右地看。手被孙让愤怒地拍开,他才嘿嘿笑道:“看“不错不错。”薛海燕欣慰地摸着孙让地脑袋,像是奖励般地摸一只宠物犬,点头赞道。“有长进!”

张逸一副“吾家有子终长成”的模样,满脸缅怀之色:“让让长大了。”

“我靠!”孙让脸色大变,就连牛大盛和薛海燕都差点没忍住吐出来。让让?全世界还有比这更恶心地吗?

没有了小宝贝们的保驾,张逸被薛海燕三人按在地上狂殴一顿。这人有时候邪恶起来比孙让还没谱,不教训他对不起自己!

“少废话,干活!”张逸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恼羞成怒,整理着鸡窝一般地头,恨恨道,“一。怎么在不伤阿福的自尊心下,告诉她我们改变了规则。我可不希望她以为二十多天地努力白费了;二,时间是多长、高度有多高、难度系数如何界定、具体地安全措施是什么、如果违反守则怎么处罚,全部列出来……”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孙让打断张逸的话,晃了晃拳头,“是不是屁股消疼了?我再帮你按摩按摩?”

张逸懒得搭理这人渣。不知从哪拿出一本笔记本拍在桌上,喝道:“干活!”

第n次恶人帮骨干代表大会。在张逸的宣布中顺利召

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力求做到尽善尽美。大体规章拟出来了,薛海燕还特地跑回宿舍拿来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联上夏娃,依靠夏娃几近完美的计算,核实规章是否妥当。

想到出门前说回家有事宣布,而规章还没完成,张逸干脆打电话给凌零说自己不回去吃午饭,忙完再说,顺便吊吊小家伙们的心思。直至太阳落山,“立法讨论团”又多了个萧小婉,在夏娃的大力帮助下,他们才完成了整个《阿福飞行管理暂行规定》。

该《阿福飞行管理暂行规定》,涵盖了集五人能想到的所有方面,包括使用场地、飞行时间、高度、难度、安全等等一系列问题,以及奖罚制度,足有二十几页a4纸。

“累死了。”张逸伸了个懒腰,用力捶着后腰,忽然想到一个关键,“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阿福认识地字不到一百个。”

“……”众人面面相觑,许久,萧小婉捏着眉心无力道:“我觉得,是该时候教我的宝贝读书认字了。”

什么你的宝贝!是我的!除了牛大盛,其他人一律在心里竖起了中指,哪管这对淑女来说极不礼貌。哦,忘了萧小婉不是淑女了,而且她也没对他们少竖过中指。嗯,如此一想,心安理得。

“回家!”张逸甩了甩打飞行管理暂行规定》,底气十足,不复之前的心虚,大跨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非常非常抱歉,因现接不上大纲,少了承前启后的关联,不知怎么码下去,特地看书寻灵感。结果才现,十六有特意功能,码着码着灵感自己找上门来了,实在很

再次致以十二万分的歉意,十六会努力把之前欠下的还回来,不负诸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com,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