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炮灰 ..
作者:小致 更新:2019-09-25

    ?65、炮灰?

  ?话说聂风因连魔刀而入魔,脑子昏昏沉沉听不见人话想不通人心,一心朝着自己的想法一去不回头之时,门外,突然响起打闹声。?

  ?首先进入耳朵的是独孤梦略带怒意的声音:“刀皇,这是我师父隐居的地方,你不要欺人太盛!”?

  ?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梦惊慌失措的叫声:“爹,求你了,别这样。”?

  ?第二梦苦苦哀求,但那个被她叫做爹的人可没有丝毫迟疑,大声道:“今日我定要与邪皇一战,你休要拦我!”?

  ?“爹”?

  ?争吵不休。?

  ?在那个雄厚大叔音响起的第一个瞬间,成凉感悟到了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捉奸在床”的感觉。那一刻他的心底一凛,脚板一伸,瞳孔一缩,脑袋一撇堪堪避开了聂风红润有光泽的脸蛋。?

  ?然后,他才发觉自己脑门背后生出无数冷汗,瘫软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肌肉禁脔的抖动,畏惧而惶恐地看着发出声音的那扇石门。?

  ?他深刻了解他这种行为代表的含义——心虚。?

  ?一切只怪我不够勇敢,脸皮不够厚!?

  ?这种事,被熟悉的人知道也就算了,但只要一想到会被陌生的人看到他完全没有信心他们都会一脸无所谓或者宽容地说:“啊,这样啊。”?

  ?不管在那个时代,他都不相信同性相恋这种事能被所有人认同。?

  ?成凉苦笑一下,抬起头,却对上一双黑白分明透着担忧的眼,疯狂的血丝早消失在他眼底,但这么“聂风”的神色还是第一次看到。?

  ?成凉一怔,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聂风。”无力的手轻轻搭在聂风手臂上,苍白的脸色勉强凝聚出一丝血红。?

  ?成凉低着头,额头几乎相碰,不复火热的冰凉触感让聂风不禁一愣,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从很深很深的地方一缕一缕烟雾地钻出来。?

  ?“帮我,去和那个人打好么?”发泄发泄快发泄!老子的初吻神马的光天化日神马的?

  ?聂风歪着头,目露孩子般纯真的懵懂,血饮刀还在手上,迫人的杀意被一再打断后平静乖巧得不发出任何敌意,慑人的寒意烟消云散,看上来就想一个装饰物,精致的带着光彩的,只是这个装饰物比一般东西有危险了点。?

  ?但谁都知道,只消聂风心中一动,这把绝世名刀就会以破釜沉舟的势力压倒一切阻挡在前面的事物。?

  ?步惊云远远看了过来,知晓他的思量,只是目光清冷,很是疑惑:“他会听得懂你的话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

  ?成凉定定神,心中各种纷乱复杂的情绪慢慢沉淀,面色好看了许多,只是一双眼睛却水光潋滟,莫名觉得凄楚寒凉,与先前即使苦笑也明亮自信的神色不同。?

  ?未开口,聂风目光中就多了点浓重的色彩。?

  ?不错不错。?

  ?成凉满意地舔了下上唇,虽然不行了,但演技还能过关。?

  ?“风~~”“小演员”成凉一字三起伏:“那个人,坏!你,去打!”?

  ?聂风:“”?

  ?成凉:“”似乎做得太过了??

  ?步惊云:“你确定他能明白?”?

  ?成凉默默转向云师兄:“不确定。”?

  ?一道冷光“嗖”地飞向步惊云。?

  ?步惊云无语地看着向他散发强烈敌意的风师弟,不就是和你的断浪说了句话么?有必要么?唉,想到了。?

  ?“我觉得有个好办法。”?

  ?“您请。”?

  ?争吵声愈发近了。?

  ?步惊云果断发挥他泰山崩于前儿面不改色的超高技艺,一片嘈杂声中他的声音清晰明亮。?

  ?“讨好他。”?

  ?“啊?”?

  ?步惊云镇定地接下下半句:“方便陷害他。”?

  ?成凉:“”这种红颜祸水的赶脚是肿么回事?虽然他有点未见面就不喜欢那个人,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啊!?

  ?然而成凉也不是傻人,单看聂风对步惊云那“仇恨”的目光他就知道了大概。?

  ?所以他果然是蓝颜祸水么刀皇大人,谁叫你在这种时刻出来挑事,别怪他?

  ?刀皇破门而入时,他一生最想挑战的男人面不改色,淡定自若地捋着花白胡须,在他说话前手一伸,悠悠道:“刀皇,以你的本事,先别与我动手,不如找个小朋友练练手。”?

  ?刀皇冷笑一声:“你是说我没资格。”?

  ?邪皇不置可否,只是朝着成凉一指,道:“先打败他试试看?”?

  ?刀皇这才看到一进门就发觉不对劲的男人怀里还半抱着一个俊秀少年,两人姿势?

  ?成凉:“”?

  ?大爷您眼神不好么?一进门就往聂风身上还有血饮刀上瞥了那么多眼,一副“此人是个高手”的样子。现在还恍然大悟地看着本大爷是闹哪样?你当我是死的么?!?

  ?成凉心中不爽,更觉得步惊云的提议当真是为国为名为大家,立马摆出单纯少年面孔,大眼睛水灵灵地回望过去:“大叔,你有事么?”?

  ?某大叔:“你是?”?

  ?我是你大爷,成凉冷笑一声,甜甜一笑。?

  ?“大叔,你来找邪皇前辈打架么?不要打架好不好,受伤了怎么办?”?

  ?大叔一听,不开心了。?

  ?“你觉得我一定会输?”?

  ?这语气实在是太过凶狠了,成凉一听,一滴水花就凝聚在了眼底:“大叔,你凶我!”?

  ?大叔:“”?

  ?大叔这辈子没见过长这么大还这么无耻的少年!一口郁气堵在胸口,现在别说是邪皇指定的了,就算是路人甲他也要好好教训一顿!?

  ?深知自己父亲习性的第二梦赶紧上前,求饶地对着成凉道:“我爹他只是练武成痴,别让聂风”她不担心断浪,但她担心断浪身后的男人啊!?

  ?“第二姑娘。”步惊云突然喊道:“你放心,我毕当不会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梦迟疑地看了眼步惊云,再看聂风那呆呆愣愣的样子,思量再三,咬着牙点点头。?

  ?打好关系,成凉一巴掌捏住聂风的胳膊,身体瑟缩着往他怀里靠,低着嗓子怯怯道:“大叔,你不要打我,我打不过你的”?

  ?大叔:“”?

  ?大叔觉得这是第一次看到别人承认比自己弱还不开心?

  ?聂风也慢慢看出头道了。?

  ?虽然他听不太懂,但是!?

  ?明显就是乖乖讨好凶老头,凶老头还要凶乖乖,然后乖乖很难过很伤心各种寂寞孤单求安慰嘛!?

  ?看这小手,都冒出青筋来了。看这眼睛,都挤出豆豆来了!?

  ?聂风不开心了,好不容易才把乖乖从两个色魔的伤害里拯救出来,让他打开心房,怎么全世界都要伤害乖乖呢!?

  ?聂风愤慨了!?

  ?他的心在咆哮:“你们这群恶贼,看我杀了你们替乖乖报仇!”?

  ?煞那间,血饮刀化作一道长虹,破开沉寂的空气笔直劈向刀皇。这一刀实在是太过突然,众人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幸而,电光火石间,刀皇多年打斗的警觉性让他反射性地翻身躲开了。?

  ?一刀既出,接下去就顺理成章了。?

  ?成凉飞快跳到一旁,踢聂风打气:“聂风,你行的,把胸中的闷气全都发泄出来吧!”?

  ?刀皇面容发冷,前面的人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但那气势内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怪不得邪皇这么悠然自得!?

  ?聂风瞳孔微微发红,一大团黑气自他胸口慢慢升起,随着血饮刀每一次出手挤出体内,而他的招式也愈加活络。步惊云成凉眼尖地看出聂风已经能慢慢使用傲寒六诀了。?

  ?若说两人武功原来是伯仲之间,但所谓魔刀那不是说着玩的,在摒绝外物干扰后,聂风的刀,更快,更强也更狠了。?

  ?数招下来,刀皇便知自己不敌,然他自认为自己刀法除了邪皇此生无人能敌,怎能甘心居于小辈之下,更别说认输了!硬撑着对了几刀,一个不留意,长袖“撕”的一声被余劲划破。第二梦心脏猛烈一跳,焦急地对着步惊云问:“我爹快不行了,求求你救救我爹!”?

  ?步惊云抿着唇,绝世好剑冷不丁地划出一条幽深冷光。他看向邪皇:“风师弟现在如何?”?

  ?邪皇高深莫测样:“你看呢?”?

  ?“他已经能使用聂家刀法,想来是恢复记忆了。”?

  ?“试试便知。”?

  ?“也对,试试便知。”步惊云转向成凉:“断浪,你来。”?

  ?成凉:“聂风。”声音微弱?

  ?场中依旧打斗。?

  ?成凉无辜地朝步惊云耸肩:“我试了。”?

  ?步惊云一脸诡异的神色,倏忽摇摇头,似喃喃自语道:“真是小心眼的孩子。”?

  ?“”?

  ?步惊云慢慢举起好剑,两颗手指并拢在从剑身滑下:“绝世好剑,你无聊了么?”?

  ?“聂风!”成凉顿时扭头一声大喊。聂风惶惶然回过头,黑漆漆的眼中透着疑惑。?

  ?成凉摇摇手,大叫:“别打了,到吃饭的点了!”?

  ?“”?

  ?几人嘴角一扯却听邪皇拍着手掌道:“怪不得觉得忘记了什么,原来都到午饭时间了!”?

  ?“”?

  ?“那个。”独孤梦点着脚,欲进不能,只好站在门口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不如各位先吃了饭”?

  ?聂风当真缓下刀势认真想了起来,刀皇何时受过这等藐视,胡子一冲,就要气势汹汹地打个你死我活,谁知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第二梦沉下心来说:“爹,你要是再打,我就立刻出去找个人随便嫁了!你也不用管女儿是好是坏了!就算女儿”?

  ?第二梦泪眼婆娑:“就算女儿嫁了个瘸子瞎子风流鬼”?

  ?“不行!”刀皇急了:“你怎么能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当玩笑呢?!”?

  ?“那又如何?反正爹你也不要我了!”第二梦说罢,作势要走,猪皇独孤梦离她最近,此时却不知道该不该拦住她。?

  ?到底是自己女儿,刀皇心一横,权衡利弊,吼道:“好了,爹不打了!”?

  ?第二梦顿时破涕为笑。?

  ?成凉对于第二梦非同寻常的劝阻方式和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膜拜之极,连忙把聂风拉住,拍着他的背和声道:“聂风,我们也停了啊,话说你还记得我么?”?

  ?聂风一愣,收回血饮刀,狐疑地看着他:“浪,你怎么了?生病了么?”?

  ?“没事没事,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什么了么?”?

  ?“刚才?”聂风傻了:“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和这个人在打了。不对,浪你不是掉下山崖了么?”?

  ?“没事没事。”成凉大气地摆摆手:“就当下副本了。”?

  ?“副本?”?

  ?“不过,浪,你没事就好了。”聂风仿佛才反应过来,低下头笑了笑,然后张开了双手。?

  ?这一下毫无预防的拥抱,依成凉的脾气是要不爽的,然而这次他丝毫也没有挣扎。?

  ?聂风低头的瞬间,他依稀看到了他眼底闪动的泪水,那一小滴细小珍珠般晶莹透明的水珠让他心底一痛,那些乱七八糟的语言和别扭的小心思全都被埋在地底,满心满眼都是这个忽然间哀伤凄凉起来的男人。?

  ?那一刻,他仿佛突然间感受到了这个人在看到他掉下无底的山崖时的心情。?

  ?痛苦的绝望的甚至懦弱地祈求入魔忘记一切。?

  ?那是只有他才能给与聂风的痛楚。?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不过,幸好,我回来了。?

活动体验搜搜新图增加中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