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九王子归来
作者:纯洁的蘑菇 更新:2019-09-25

数名大圣在大战,且其中还有几名大圆满圣人,举世属目,神女城所有人都被惊动了。城墙上,楼阁中,房顶上,山巅上……数百万人在注目,遥看天边。

那里时而火烧半边天,时而烟花绽放一般,时而彩河挂九天,天地破灭,赤地千里,若不是神女城有仙阵保护着,它也早在这场旷世大战中被毁灭,除了圣人,谁也活不下来。

清音少女独自一人追杀数名大圣,那是一场真正的生死大战,原本依稀可见的山脉被削平了,寸草不生,入目一片沙土,很荒凉,这里像是一片生命的禁区,没人踏足。

战到如今,不知有几名大圣战死了,天地在悲鸣,异象纷呈,有熔岩从地底喷出,有群星坠落,这一副画面震撼人心,众人瞠目结舌。

南蛮仙府的九叔,一人独自对抗两名大圆满圣人,两件半宝器半法宝同出,还有余力操控天地之力来保护蓝天语,一次又一次击溃对方的黑手。

“别以为你躲起来不现身,我们就不知道你是谁了?”那两名大圆满圣人中的女子叫道,很是不甘。

九叔声音平静,道:“我族不想参和到你们的恩怨中去,可这位小兄弟是我们请来的客人,在他未离开之前,你们别想在我面前动他一根汗毛!”

“看来,这不是你的意思,而是那些大人物的意思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天地,没人知道他的真身在哪里,仿佛他化身千万,隐藏在四面八方。

“随你们怎么想,今日,这位小兄弟我是保定了!”九叔道,语气中霸气十足,有一代豪杰的威压。

“你们还不嫌够乱吗?这趟浑水不管谁敢趟,都要做好伤筋断骨,甚至是覆灭的准备。”大圆满女圣人道,暗含威胁之意。

“哈哈,想要威胁我族?我们家族从来都是不怕事之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们的客人不允许你们动!再咄咄逼人休怪我心狠手辣!”九叔霸气外露,一头巨兽咆哮着踏飞重山,碎石飞溅,这座大山似的宝器差点碎裂。

“九王子,你真要对我们宣战吗?”苍老的声音很愤怒,这一击让他受到了反震,很不好受。

九叔大笑,声音也从四面八方而来:“对,我就是要对你们宣战,但不包括我们一族,只我一人而已。哈哈,好久没出世了,世人都快忘了我罢!”

“他们一族都是疯子,万老,我们先撤!”大圆满女圣道,似乎害怕了,空中的那面光镜抽身欲退。

九叔狂妄的笑声响起:“哈哈,我九王子刚出山,需要一场大战正名,你们怎么能就这么退走!”

“九王子,我们要走,你又能奈何?”万老吼叫道。

“杀!”九叔二话不说,两头巨兽化作流光,没有技巧,没有花哨,只是单纯地横冲直撞,以蛮力着称。

“九叔发挥了!”野人双目放光,热血沸腾,当年,九叔圣人界,难寻一敌手,之后更是远走海外,历练归来,晋升大圆满,从此再无敌手,便潜心归隐,坐镇仙府,已多年未出手。

“野人,你九叔有多厉害?”易超也有些兴奋,这三人,方才似乎只是热身,双方暗中出手,未拼尽全力。而这次可能要死磕了,九叔还未发挥,就吓得对方两人要逃跑。

轰!轰!

九叔大发神威,光镜和重山分别被他的两件宝物撞飞,砸到地底,不知深达几百丈。

“九王子,算你狠!”万老狼狈的声音响起,似乎宝物受损,他也受了些伤。

“九王子,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日的举动!”大圆满女圣尖叫道。

九叔很不高兴,道:“还敢威胁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处,阿大,去!”登时,那头背生双翅的巨兽双翅一振,消失在天边,它寻找目标去了。

“九王子,你……啊……”大圆满女圣话未说完,天边亮起一团五颜六色的光芒,整个神女城似乎都轻微颤动了一下。

不用想就知道这位大圆满女圣已经被击中,至于伤势如何没人知道。

众人大惊,南蛮仙府的九王子沉寂太久,新一代还没什么,可老一辈点的人都震惊了,似乎当年大杀四方的九王子归来了,历史再见,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万老头,你也别逃了,吃我一击!”九叔恢弘的声音响彻在这片天地间,一点也不隐藏,双方已经撕破了脸,没必要遮遮掩掩的,随着他的怒喝,另一头远古巨兽化作七彩光,如一条美丽的彩虹,横跨天地。

轰!

流光溢彩,朵朵祥云沉浮,万老头愤怒咆哮的声音从天际边传来,他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九叔再见当年风采!”野人满面红光,他未出生时,九叔就已成名,待他降生后,九叔就开始归隐了,坐镇仙府,仙人不宜出面的事,九叔才出来。

每座仙府,都是如此,总会有一个几近无敌的大圆满圣人坐镇,不能出现断层,不然不好处理灵者界的事。

“野人,你说九叔能杀死他们两人吗?”易超问道。

野人摇了摇头,道:“但凡大圆满圣人,任何圣人都不能杀死,即便是强如九叔这样的大圣也不能。”

樊少皇疑惑地问道:“这是为何?”

易超也看着野人。

野人笑道:“大圆满圣人的实力差距不会太大,这不是一条鸿沟,它能逾越,即便数十上百名大圆满圣人围攻一个大圆满圣人,这个大圆满圣人也有一个无敌的底牌,谁也杀不死!”

易超和樊少皇更加疑惑了。

“什么底牌?”易超问道,他还真想不出来,这个底牌莫非是仙人赐予大圆满圣人的东西?

野人道:“嘎嘎,这个底牌可牛叉了,谅你们谁也猜不着。”

易超和樊少皇恨得咬牙切齿,这野人太墨迹了,话说一半掖一半。

看到易超和樊少皇的表情很不善,野人赶忙道:“这个底牌是天地赐予的,嘎嘎,只要大圆满圣人心意一动,便可召唤出神龙,位列仙班,你们说,谁敢在神龙眼皮底下杀了它将要册封的圣人?”

易超和樊少皇这才恍然大悟,想想觉得也很在理,大圆满圣人还真不好杀,这种底牌简直就是他们的免死金牌。

“看,小语要回来了!”野人指着城外,蓝天语正被一团光圈保护着,飞快地朝神女城飞来。

易超很激动,危机过去了。

时隔半年,又再次见到失散的兄弟,他们四人都安然无恙,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三人看着飞来的蓝天语,一脸激动。

不多时,蓝天语就被九叔送回到了神女城中。

在大圣的激战下,他毫发无损,脸上洋溢着笑容。

“易大哥,野人,少皇……”蓝天语一上城墙,光圈消失,易超等三人急忙赶到他面前。

易超几乎把蓝天语全身捏了个遍,哈哈大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们兄弟又相聚了,哈哈……”

野人用力拍了拍蓝天语的肩膀,道:“小语,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嘎嘎,又结实了许多,好像都比我还结实了。”

樊少皇不会说话,只是围着蓝天语转,咧着嘴,两颗虎牙闪闪发光。

这处城墙附近的人都避开了,站得远远的,好似蓝天语等几人是瘟神。

“这蓝衣少年怎么回事,这么天才的人物,他朋友怎么都还是灵尊?”

“有两个还不是大乘之体灵尊,真是怪异的组合。”

“方才听说他是南蛮仙府请来的客人,莫非是因为白云山险地要重开了?”有的圣人对白云山险地狩猎活动知晓一二,猜测道。

“据说这次白云山狩猎活动与以往很不一样,各大仙府都很重视,南蛮仙府找来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着实不易,可他符合进入白云山险地的标准吗?”

“他二十岁,为三十岁以下的圣人,一身浩然正气,无暇无疵,这些条件很符合,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白云山排斥。”

“他若能进去,南蛮仙府就要翻身了,一洗三年前之辱。”

“白云山险地很古怪,也许不会接受他这样的圣人,他太强势、太强大了。”

出身仙府的圣人暗中议论,白云山的狩猎活动,并非路人皆知,只有仙府和圣地的人才有资格知道。

白云山险地,萦绕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常人只知这一点,却不知为何不能将其开放出来。

“易大哥,方才救我的那位女大圣让我前往秋眉圣地,我们先过去吧。”寒暄了一会儿,蓝天语突然道。

易超一愣,道:“好,她是你的救命恩人,咱们不能怠慢了,走!”

野人邀功似的道:“我九叔也是小语的救命恩人嘛,易大哥,也不见你说句好话。”

易超眼睛一瞪,道:“你还好意思说,是你把我们拐到神州的,不然怎么会出了那么多事。”

野人讪讪一笑,搓着手,道:“嘿,那我们走吧。”说完,他带头离去,趾高气扬,好像想要让人知道,他有蓝天语这样的一位兄弟,你们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