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章四
作者:白白馒头 更新:2019-09-25

  “这这这!这都是村里人啊!”村里大伯豪爽粗噶的声音陡然尖利颤抖起来,“神啊!他们都是下了葬的,这都是怎么了!”黑黝的脸一下子竟然白了,捂着嘴撇过头一阵呕吐。

  这一吐带着本就不舒服的瓦尔克也干呕起来,狄伦和阿奇尔反应尚好,伯里斯举弓的手倒是微微颤抖起来。

  “阿勒阿勒~怪物出现了啊。小伙子们,上吧!”这是,库克不着调的命令飘了过来,瓦尔克瞥了眼神色坦然不变的库克,敬佩的同时又有些恼怒——好你个看戏的。

  “伯里斯。”

  狄伦沉声低呵,伯里斯条件反射性的瞄准其中一句腐尸的脑袋射了出去。“嗡”的一声震鸣,飞驰而出的箭直直扎入腐尸脑中竟贯穿而过,那腐尸却只是被劲道冲击的退了一步,而后继续拖着沉重缓慢的步伐向他们靠近。

  “队长。”伯里斯僵硬的保持着射箭的姿势,语音带颤,“这些东西不在我可解决范围内。”

  狄伦站在他身边瞥了一眼,“出息的。”不过想想这些情景也不是普通人能看到的,莫不是皇家的处置的刑罚……他此刻也不会好到哪里。“伊登,保护老伯,阿奇尔上!瓦尔克,用你能用的水系,拖住脚步。”

  冰雪的世界里不仅死死限制住了火系魔法元素,连土系魔法元素也大幅度减少,不行的是狄伦擅长的正好是这两系。弓箭的物理伤害对腐尸用处不大,现下能用的上的远程攻击也只有瓦尔克这个水系魔法师。至于库克……看样子也知道暂时是不会出手的。

  那边收到命令的阿奇尔已经挥舞的阔剑冲了过去,腐尸虽然形象丑恶属性不死,杀起来麻烦却也不是什么高阶怪物——行动缓慢不说,连攻击速度也颇为让人汗颜。

  阿奇尔的阔剑剑身巨大而沉重,挥舞起来速度不够迅速却力道十足,带着土黄的斗气一剑下去那腐尸便肢体离体。那腐尸刚抬起手要反击,又是一剑劈端了手臂。

  此时瓦尔克也汇聚起小范围内密度浓厚的水系魔法元素,一个附属水系的冰缠便自雪堆里窜了出来,坚冰瞬间包裹住几个腐尸的腿部直到到膝盖,甚至还有向上蔓延的趋势。瓦尔克本人也吓了一跳,先不说他的水系只是初级偏上,从来不用法杖的他魔法效果也大打折扣,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成功不说威力还是加强版。不过想到这里的环境,也不奇怪。

  如此瓦尔克冰冻、阿奇尔挥砍的配合倒是默契,那些个腐尸早就没了知觉,阿奇尔每每都像削棍子般砍了双臂再砍了双腿,那些个东西还能转动着头颅嗷嗷呻吟,看的人一阵恶心。

  瓦尔克此时却玩得开心,一个个冰缠拔地而出禁锢住腐尸的行动,虽然不能灭杀怪物,但也功劳不小,更何况着还是他第一次能够帮上忙。顿时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曾经看过尤拉伊用过的水系魔法,“冰爆!”

  一声厉呵,而后,毫无动静……

  “咳咳。”瓦尔克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他这才想起来腐尸的体内的血液应该早就干涸凝结了,哪有流动的血液给他用冰爆凝结再破碎……

  库克“扑哧”一声既不给面子的喷笑出来,他当然知道瓦尔克原本的打算,真是有趣啊。余光瞅向雷蒙德,果然那张泛黑了不知道多少天的木板脸上漾起几不可查的笑意。

  这昆蒂娜,破坏感情挺有一手的。这不,一个满心烦躁,另一个有苦难说。硬生生的气氛古怪了这么久,现在小师弟心情才有些转好。

  “哎哟,真是厉害啊!”那边吐完的大伯也习惯了腐尸的视觉攻击,赞叹着砍木桩似的阿奇尔和魔法水准看起来非常好的瓦尔克。

  伊登只是微笑着也不作答,狄伦倒是点了点头,这次的行动危险系数不高。

  可就在众人放心之际,阿奇尔一个横劈后突然顿了顿,随后猛的后退离开了战处。瓦尔克只是奇怪的看了神色凝重的阿奇尔一眼,继续他的冻结大业。

  “阿奇尔?”狄伦发话询问。

  阿奇尔指着地上只剩躯干和透露却仍活动着的东西,“有变化,他们在膨胀。”

  众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到倒在地面上的怪物身上,果然那青紫的肚子有隆起的迹象,而且越来越明显起来,不一会儿就像及了怀胎的妇人。

  “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是我有不好的预感。”伯里斯瞪大了双眼喃喃自语,声音不大不小大家都能听到,“我觉得吧,我们会需要避难……”

  “乌鸦嘴!”瓦尔克回头瞪了他一眼,只是他话音刚落,就像证实两人话的真实性一般,那些鼓胀到极致皮肤不能再承受张力的情况下开始开裂了!

  “那个……我听到了古怪的声音。”伯里斯耳朵动了动,唇角微有些抽搐,“嗡嗡的,像虫子振翅的声音,很密集,很多。”

  “瓦尔克,水系中阶的水幕或者水遁可以吗?”狄伦问道。

  “……没试过,可能性不大。”瓦尔克实话实说。

  狄伦沉默的站在一边,当下犹豫起来。若在平常来说,此时应当立马走人;但是现下他是在做佣兵任务,这边的隐患不解除的话有很大的可能祸害到不远的村落,到时候不仅是佣兵信用的问题,怕是队里的几个人也好交代——这几位可都是质朴的主。

  “库克,带老伯和瓦尔克先走。”狄伦考虑了一下冲着库克喊道,“你不会丢下瓦尔克不管的吧。”

  瓦尔克知道狄伦的担心,只是现在不仅仅是他,连狄伦和伯里斯也派不上用场。能斗一斗的只有作为战士的阿奇尔、伊登和雷蒙德了。

  克制住转身看向雷蒙德的冲动,瓦尔克蹙起眉刚要开口就被库克的一句话打断了,“我想,我们可能都走不了了。”正经的语气在库克嘴里分外严肃,瓦尔克立刻就感觉不妙起来。

  “话说,这次要亏大了。”库克手中忽然出现墨兰的法杖,一本正经的哀叹了一声,“大家,准备好啊~”

  他话音刚落,伯里斯所说的嗡嗡声莫名响亮起来。瓦尔克看向声源地,正是那些腐尸鼓胀的肚子!

  不会吧……瓦尔克刚如此想着,下一刻像是冰渣碎裂的声音,那些个倒在地上的腐尸肚子开裂出了偌大的口子,嗡嗡声愈发尖利刺耳起来。

  “不死生物系寄生品种特产,尸蜂哟。”库克说的语速极快,想要交代清楚,“别被蛰到,这可都是带毒的,弄的好躺个几个月,弄不好直接可以见神灵了。最后一句,蜂类是群居的。”

  晴天霹雳,瓦尔克虽不知道尸蜂是什么东西,却知道尸体放久了会有叫做“尸毒”的东西,无论这玩意儿带的是不是尸毒,但恐怕都不会比尸毒好受……

  “瓦尔克,冻结!”

  瓦尔克还在想东想西,只感觉肩膀被人紧紧按住狠狠晃了晃,条件反射的招出巨大的水球丢了出去。

  而此时瓦尔克的好运再次出现。那巨大的不符合魔法理论的水球直接轰中了两句开膛破肚的腐尸,里面一群黑漆漆的东西刚飞出来便被困在了水球之中。泡进水里的蜂类——只有被淹死的份了。更奇妙的是那圆圆大大的水球掉落在地上竟然没有破碎,死死的将尸蜂困在了里面。

  待瓦尔克反应过来看到他的水球时嘴角一抽,暗赞了句——多谢上苍。

  众人看向他的神色就颇为诡异了,就连知道他运气好的狄伦、库克和雷蒙德都吃惊了。

  “瓦尔克,继续!”库克看到了希望,赶紧催促。而瓦尔克也不负重望的再次召唤出巨大水球直砸向接连开膛破肚的腐尸。

  只是这一次水球的确是出来了,也砸中了腐尸,却慢了一步。那些已经飞出来的尸蜂嗡嗡的飞鸣,一股脑儿的冲着瓦尔克飞去,速度极快。

  瓦尔克也不是呆子,这些东西既然冲着他来自然会跟着他跑,他若是留在原处肯定会累及狄伦和伯里斯。

  可是他不是呆子,是傻子。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瓦尔克忘了此时他们脚下没膝的积雪,也忘了他糟糕的雪地行走能力。

  “啪”的一下,瓦尔克刚跑出去没多远直接栽倒在雪地里留下人形坑洞,身后嗡嗡声伴随着惊叫声愈发接近。瓦尔克心里着急,身子却深陷在雪地里不知怎的扑腾扑腾就是爬不起来。

  忽然,瓦尔克明显感觉到有手握住了自己的脚腕让自己无法站起!自己不会正好倒在什么坟墓上了吧……

  愈发惊惧的瓦尔克忽然间觉得天地间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了,竟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为了面子没有问出口;就算是死心,也要问清楚才好吧……

  “瓦尔克!”

  腿上的桎梏忽然消失,瓦尔克耳边响起熟悉的沙哑声,却不是那人永远的平静,而是万分惊惧。身子被猛地从雪里拔出,温热的肌肤与脖颈相触,熟悉的气息萦绕在身边,“雷蒙德……”

  “抱好他!”身子被交到另一个怀里,瓦尔克挣扎着想要起身,另一人的手臂却像钢铁般桎梏着他无法动弹。脸被埋在那人怀里无法看到什么,熟悉的腔调却足以说明另一人身份,“当然当然~别担心~”

  喂!我也是男人不用别人保护的啊!

  很显然两人不顾当事人意愿的“托付”行为惹恼了十七岁自尊心高叛逆心开始生成中的青年一枚,屈膝动脚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却从脚腕处传来刺骨的痛感,一声闷哼溢出。抱着自己的身躯一顿,随后似乎又加快了速度跑动起来。

  “别乱动,雷蒙德那边不会有事。”库克抱紧瓦尔克、狄伦和伯里斯带着老伯一路疾驰,阿奇尔、伊登和雷蒙德三人留了下来拖住蜂群,库克可一点也不担心会出事——刚刚瓦尔克倒下被蜂群追逐的瞬间雷蒙德那强势的爆发和毫不隐藏的暴虐可是让人心惊胆战啊~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能在除掉敌人的瞬间收敛起一切外露的情绪恢复正常才是最可怕的吧。

  雷蒙德这个人是忠犬没错,可从来就不是家犬啊……

  不论库克此刻是从真实的担忧心情转变为松了一口气并立刻幸灾乐祸起来,还是雷蒙德在瓦尔克所看不见的地方发飙中,瓦尔克本人此刻实在是不好受的。

  脚腕那被腐尸握过的地方,开始出现被腐蚀的剧痛感。从皮肤到肌肉再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他咬紧了牙关也无法抑制住呻吟,双手紧紧握住库克的衣服蜷缩起身体。瓦尔克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原来他也有倒霉的时候啊。神灵啊,他果然还是正常人。

  “再忍忍!回村里。”怀中的动静让库克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瓦尔克受伤了,此处却不利于治疗。

  再拖下去,如果真的是尸毒的话,怕是要截肢的吧。痛苦之中开始恍神的瓦尔克漫不经心的考虑着自己的下场,这样会不会太惨?不过世界不一样或许不会有问题?

  乱七八糟的思绪难以完全转移痛感,特别是当他再次被人转移到另一个怀抱时熟悉的气息和面料的触感竟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是瓦尔克,现龄17,性别男;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点事算什么!

  只是再次被拥抱的感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超速前行,真的让他怀念啊……

  而夺过瓦尔克的雷蒙德飞速超越众人一路赶到小村落那间瓦尔克的房间里,轻轻将蜷缩的人放在床上,一手按住他的膝盖按直了腿,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撕开了裤腿,也暴露出泛着黑紫色的腿部。

  瓦尔克此时已一脸惨白,冷汗淋漓;挣扎着撑起身子看向自己的腿,断断续续的开口道,“别,别碰到,我的……腿,有毒……”

  “躺下,别动!”雷蒙德的声音里满满的怒意,他最难以接受的不是后来瓦尔克的怀疑,而是瓦尔克竟然在他的面前受了伤。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顾忌瓦尔克的父母之情答应那个无聊的考验,打包带走他才是最好的选择!这算什么?让他看着瓦尔克的痛苦和挣扎、看着他的无法释然和难以抉择,自己却始终碍于所谓的考验畏缩不前!

  一次的病痛已经够了,这一次竟然是中毒!他答应会一直守护着他,却接连失误……

  哼,仅仅一个库克也想看住他,如果不是他自愿的话根本不可能。他已经不想在遵守那个考验规则了,就算尤拉伊和昆蒂娜不同意,只要瓦尔克不知道就可以了。

  他真是蠢到了极点,竟然会为了顾忌尤拉伊和昆蒂娜去参加所谓的考验!而且还是个没有任何魔法契约约束的考验。

  瓦尔克是他的,是他一直伴在他身边,是他一直在照顾着他,也是他织网抓住了他!

  ************

  两个月后

  “感谢您的援助,尊敬的神甫。”伊登诚恳的向白发苍苍的白袍老人致谢,“如果不是您,我的伙伴将会失去他宝贵的双腿。”

  “这是神的旨意,亦是神的庇佑。我能在此遇到您的伙伴,这是他的际遇亦是神给予我的指引。”

  瓦尔克微笑着站在伊登身边漫不经心的听着两人的对话,虽然他的确感谢这位光系魔法师给予他及时的救助,可是两个多月的“神”的洗脑宣言实在很让人头疼啊。

  两个月前他意外中毒,在唯一知道毒性的库克看来或许只有砍掉受到腐蚀的双腿才能保住小命,却不料一位圣廷的光系魔法师竟然在附近进行搜索探查工作,也顺手用光系强大的治愈力量对瓦尔克的伤口进行了处理。

  这一次的治疗整整持续了两个月,毒素只能通过每天一次的魔法进行驱除,过程缓慢结果却极令人满意。此时瓦尔克已经能够活蹦乱跳的在屋子里蹿了,也不再需要每天像挺尸般待在床上。

  库克和狄伦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虽然前者是非自愿性驱逐。

  据伯里斯后来八卦透露,当时瓦尔克伤情稳定后雷蒙德是直接拖走了库克,用剑狠狠教训了此人一顿后威胁了一番并签订了魔法协议。具体内容根据雷蒙德的说法是远离瓦尔克,禁止靠近瓦尔克,禁止将瓦尔克的行踪直接或间接的透露给尤拉伊和昆蒂娜。而后直接被雷蒙德驱逐出他们的范围。

  什么雇主、什么委托监管人,雷蒙德毫不在乎库克身份,在他眼里也只有瓦尔克一人,任性而霸道——他有着这样肆意的实力。

  而狄伦的离开则是在瓦尔克的意料范围之外,却也不算过于惊讶。狄伦或许喜欢佣兵小队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却不是他的追求。狄伦是特鲁斯的亲王,他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和欲望。他甚至不可能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佣兵生活中,这里只是他的消遣和放松。

  瓦尔克知道狄伦对他颇为关照,也很感激一路上的照顾,只是朋友总有分别的一天。只是当他向狄伦告别如此说时,狄伦冰山的脸上露出抹清浅的笑容,带着些许他不理解的不甘和挣扎,更多的却是温和的笑意,“人们喜爱光,奢望光,追逐光,却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得到光。”

  那时候阿奇尔和伊登若有所思的打量目光让瓦尔克十分莫名。

  伯里斯、伊登和阿奇尔留了下来帮助神甫在大雪飘飞的沙漠地带进行勘察,消灭突然出现的怪物,对各个村落的墓群进行光系的净化处理——光系是最佳的克制黑暗力量的魔法。

  而雷蒙德再次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贴身保护瓦尔克的同时兼职万能管家职务,仿佛那段时间的隔离从来未曾出现。只是从那以后,瓦尔克发觉雷蒙德愈发的霸道起来。

  瓦尔克清楚的记得他醒来后雷蒙德的第一句话,“对不起,不会有下一次。即使是暂时的放手也不会出现,你是为我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虽然雷蒙德的解释并不完全,却也告诉了瓦尔克一切的起因——一场为了博得父母同意的考验。瓦尔克不知道对此他该有何想法,感激或是愤怒?昆蒂娜是为了他考虑,却不想最终开始动摇的果然是他,伤害到的即是两人。

  他并没有雷蒙德信任自己那般信任雷蒙德,出于初恋生涩、出于同性相爱的恐惧、也出于那份微妙的自卑。

  夜深人静安心躺在雷蒙德怀里的瓦尔克也认真考虑过这段“失去”雷蒙德的日子,没有他尽心尽力的安排生活、没有他熟悉的挡在身前的背影、没有他在身边的气息、没有他每时每刻的注目……

  在不知不觉中,瓦尔克的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雷蒙德。

  瓦尔克自认为从未能替雷蒙德做过什么——他为此自卑,他们付出的并不对等,他却安然享受着一切——反倒是雷蒙德一直在为他付出一切;他贪念雷蒙德的同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同样陪伴在雷蒙德的身边而已

  虽然有种被包养的错觉,瓦尔克还是觉得这是笔很划算的交易。毕竟在有临死错觉的瞬间,他所后悔的不过是为了那份尊严而止步不前的行径。

  送别了神甫,沙漠地区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他们各自回房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佣兵工会。回到住处的瓦尔克忽然转身抱住了雷蒙德,难得一次的主动。

  “瓦尔克?”

  “你不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瓦尔克闷声道。

  雷蒙德扯了扯唇角勾起微笑的弧度,回抱住瓦尔克,沙哑的声音透露着笑意和坚定,“即便你后悔,我也不会放手的。”

  而此时正轰轰烈烈忙着校园建设的昆蒂娜还不知道,雷蒙德不仅中断了她所布置的考验、驱逐了“监考官”、拐走了她的儿子,而且在后来的几年里,她和尤拉伊也未能看到儿子的身影,只有一个月一次的来自佣兵工会的平安信——雷蒙德的迁怒,也是雷蒙德的报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