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回 府尹官邸
作者:云墨月 更新:2019-09-25

  其实红鸾也并非真的生气,只不过前些日还煞有其事的给人当师父,没想到去京师走了一圈,回来忽然发现那不成器的徒弟,竟成了一个了不起的高手!

  其实说起来哪个少女不怀春,红鸾虽然性子泼辣,也脱不开少女情怀。有时夜里也梦想有个英俊倜傥的白马王子能来到自己身边。而楚轩除了没有白马之外,那英俊倜傥却也十足。否则红鸾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又是出手相救,又是传授道法。而今那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比自己还厉害,当然一瞬间有点接受不了。

  楚轩苦着脸笑道:“我的大小姐师父,我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听说玄融丹室和萝蚕仙居有两位丹王坐镇,就想去开开眼,顺便讨教讨教炼丹术。而我又是无名小卒,直接上门找人切磋,恐怕多有不妥,这才佯装学徒混入想玄融丹室,谁想到就被你给碰上了。”

  红鸾和含玉全都一愣,惊道:“你竟还会炼丹?”随即红鸾又露出愁苦之色,好像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扭头跟含玉道:“对了,含玉姐,昨天我跟你说那事,你问了罗伯伯没,府中到底还有没有子午草?”

  其实红鸾此来本也不是特意为了找楚轩,而是有求而来。前文曾言华月城的府尹千斤令小妹被毒蛇咬伤了,虽然当时就有灵药镇住毒素,后来又服了大量解毒灵丹。不过合该令小妹命中有此一劫,伤势才稳定,又被父亲叫去查看命案现场。本来身子就虚,又被风寒一侵,第二天蛇毒又反复发做。

  那金线九节蛇毒性剧烈,反复发作更是棘手。就连萝蚕仙居的丹王月铜亲自诊看,试了数种方法也都束手无策。而前日红鸾随同父亲赶往京城,也是为了此事,去求另外一位相熟的丹王,看看是否还有办法。最后两位丹王联手炼制了一种虚合丹,正可化解令小妹身上蛇毒。

  不过解药是有了,却还缺一味药引子,便是红鸾刚才提到的子午草。要说这种子午草也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偏偏极难生长,只在冰山雪寒之地才能发芽,又必须在温暖潮湿的环境结果,因此数量又非常稀少。萝蚕仙居那么大的丹坊,居然一棵也没有!红鸾没有办法,这才来南华府碰碰运气,毕竟六大宗门的名头不是虚的。

  红鸾登门拜访,姐妹二人多日不见,虽然为令小妹的伤情担忧,但两个女人在一块也难免八卦,自然说起了楚轩的事。红鸾一听那个在她眼中除了长得帅就一无是处的楚轩,居然是个癸龙级别的强者!当时就有点蒙了,急忙忙就要找人确认。不过藏经塔是南华府的重地,外人怎么轻易入内,这才让含玉去叫楚轩出来。

  含玉皱着眉头道:“刚才我也叫人去找了,不过……”虽然话没说绝,但看她脸色,恐怕是希望不大。红鸾也顾不上追问楚轩的事了,急的团团转,道:“这可怎么是好,要是再拖延下去,万一给小妹留下病根可如何是好!”

  “那个,刚才你们是说子午草?”楚轩在一旁低声问道。若要其他东西的楚轩恐怕没有,但天下间的各种珍奇草药,他玄青宝袖里可是多不胜数。当初师徒别离时,傅博玉剩那点好东西,全都便宜了楚轩。

  二女全是冰雪聪明,一听楚轩的语气,顿时望了过来。尤其红鸾更为此事上了心,一跃纵到楚轩身前,拉住他的手,道:“你真知道哪有子午草?”楚轩开玩笑似的道:“师父真是好瞧不起人,为什么不问我有子午草!”倒是难怪红鸾小看楚轩,在她潜意识里根本就不认为楚轩会拥有那么珍贵的草药。此时见楚轩胸有成竹,心里又惊又喜,急切道:“你真的有子午草!”

  楚轩微微一笑,将手一翻就取出了一只青灰色的晒干草药,递给红鸾道:“你要找的子午草可是这个?”红鸾眼睛一亮,一把就躲过去,欣喜若狂道:“对!就是这个,太好了,小妹有救了!”

  楚轩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听红鸾讲了一遍,才知来龙去脉。不过他献出药引子也没得好,临了被红鸾瞪了一眼,恶狠狠道:“哼!先便宜你了,骗我的事以后再算账!”说罢捧着子午草一溜烟的跑了。

  留下含玉和楚轩,气氛却有点尴尬。原本含玉对楚轩也没什么想法,以为他是红鸾的好朋友。尤其还是此优秀的少年,二人不可能没有亲密关系。但今天知道了一切只是异常误会,这心里却跟长了草似的,怎么也难以平静了,竟鬼使神差的说道:“咱们也去看看小妹吧!”

  虽然邀请有些突然,不过楚轩也并没反对。主要因为刚才红鸾提到,令小妹是因为勘察四东家被杀现场,才导致余毒迸发。要说起来跟他还真有点关联,心里微微有些过意不去。

  令家,华月城的第一世家,数千年的名门望族。自从令仲入住府尹之后,更将令家推到了历史的巅峰。远远的望去,府尹官邸高大而威严,上千年建筑沉积的厚重气息,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楚轩还没有进去,就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道:“那令小妹身中蛇毒,乃是被乙木侵体,却在如此浑浊厚重的气息度日,能早日痊愈才怪。”不过楚轩本是个不相干的外人,也不好随便对人府邸指手画脚。

  门口的守卫全都认识含玉,并没多问就让二人进去。却没想到这座府邸之中竟是另有玄机,在外头看着威严庄重,但进到里头绕过两重院落,眼前蓦地一亮。只见水泻楼台,青瓦精舍,还有竹林掩映,一片景色清新的园林别墅。周围还排布了阵法护持,哪还有一丝压抑气息。

  楚轩这才恍然大悟,心道:“我倒是小看了旁人,人家大小也是执掌一方的大元,又怎会不知浑浊气息对毒伤不好。就算真的不知,想必身边也有高人指点吧。”

  而且一路走来,并没看见一个护院侍卫,但楚轩已经感觉到,至少有二十余人藏在暗处,而且修为全都不弱。若非有含玉带路同行,想要进来只怕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