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伤蚀
作者:魔冥之翼 更新:2019-09-25

进入高三任何一个班,一个个都是拼命啃书的学生,唯独李以明还有闲心看新图增加中。他受不了整天的看书学习,他是个坐不住的人,用他的话说,天生不是一个读书的命。可是现在不读也不行了,七月份就要高考了。

李以明就读的高中是个寄宿制的学校,平时住在学校,只有星期六可以回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再赶回学校。

“收作业了,把作业本放到桌上。”李以明看见她从第一排可是收本子,看了看自己的又偷偷塞回书桌里。

“你作业呢?”王霏霏收到他桌上,没看见他的作业本。

“报告科代表,他英语作业本还是空白的。”同桌兼死党之一的李天河揭道。

“没你的事,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李以明尴尬的吼了回去,李天河乖乖一边啃书去了。

“他说的是真的?”王霏霏低头轻声问道。

“嗯,是……是的,你知道我最怕英语了,听着都让人头大,更别说写了。”李以明一副苦瓜脸的道。

“啪”从王霏霏手里滑出一个本子落在李以明眼前。“赶快抄好,我收完后边的你再给我。”王霏霏从他身边过去继续收她的作业本。这段小动作只有三个人知道,王霏霏,李以明和李天河。

“喂,明子又得美女垂怜?哎,早知道我就不会表现那么好了,你……”李天河正不知什么时候又探过头来,正准备滔滔不绝的说下去,拼命抄作业的李以明不耐烦的腾出一只手把他的头给推到一边去。

“你小子一边凉快去,别耽搁我时间。”

“还有没有?没有就不管了。”王霏霏收到后面见没人再交了,怕漏人就有说了一次。

等了一会儿没人再交,王霏霏走到李以明桌前悄悄敲了敲他的桌子。李以明拿出两个叠在一起的本子,做个鬼脸递给她。

“小昭,租书没有?”下一节是英语课,李以明一听就犯困,不拿点东西消遣说不定还真会睡过去。被老师逮住就出大丑了,他可不想当那个典型。

“有,给你。”赵昭星翻着白眼递给他一本新图增加中,“再说一次,不要叫我小昭。”

“好的,知道了,小昭。”李以明飞快的接过新图增加中,注意力马上转移到它上面。

“你去死。”赵昭星无力的道。每次都这样。

英语老师在上面讲的起劲,李以明和赵昭星在下面的入迷。其实英语老师讲的很不错,就是这两个小子天生没有英语或者说外语细胞,不管怎么看就是对英语不感冒。更恶劣的是赵昭星看说吧喜欢手里玩个东西,李以明则是一边看一边傻笑。相比较李以明更容易让老师注意。

“我讲的真那么好笑吗?”英语老师恼怒的现李以明一个劲的在下面笑,形象极其恶劣,放下课本就往李以明那走过去。

一个劲只注意看新图增加中的李以明并没有现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王霏霏突然听不见英语老师讲课的声音,抬头看见她正从讲台上要下来,目标――李以明。

王霏霏在他前面手上不敢有什么动作,知道李以明喜欢把脚往前伸,于是狠狠的把自己的脚往后踢去。李以明正看到最精彩的地方,猛然有人狠狠踢到他脚趾头,痛的他马上抬头刚好见到英语老师已经走下讲台。幸好是高三了,桌上放的各种书籍资料堆的有一尺多高,李以明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慢慢拉到书桌里。

“李以明,你刚才在那笑什么?我讲的很好笑吗?”英语老师没有现什么异常,这更让她愤怒,她认为李以明在嘲笑她讲课的水平。

看着英语老师脸上浮现的青筋,李以明装作很无辜的表情,说道:“没有,绝对没有。老师讲的很好。”英语老师没抓住他的把柄心有不甘的离开。突然,她猛然转身向李天河喊道:“李天河好好听讲,笑什么笑。”

李以明低头向李天河作了个你活该的手势,李天河恨的牙痒痒,小声骂道:“你得意什么,再幸灾乐祸小心我告你。”

好不容易熬过英语课,陈家锋,赵昭星,杨文杰三人又挤到李以明和李天河桌边。

“喂,明子今天去哪玩啊?一会儿放学就算是假期了。”陈家锋坐到李以明桌上,把书挤的靠向前面的王霏霏。

“你们几个别老实玩游戏,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知道玩。”王霏霏转头不满的瞪向陈家锋。

陈家锋被看的心虚,赶忙赔笑道:“谁说的,我们只是想出去散散步而已。”

杨文杰咳咳两声也道:“就是,老是学习看书头都痛的受不了,出去散散步有好处的。再说,我们要去玩游戏也不能明子不是,这不有人看起来了吗?”

李以明还没骂出口,王霏霏先瞟了他一眼把他未出口的脏话给憋回肚子里。“我靠,气死我了,话也不让说。”不过王霏霏替他出了这口气。

“怎么着,你也想让人管起来是不是?没问题,反正看一个也是看,两个也是看,我大方点连你也看起来。”

大家被红着脸的杨文杰逗笑了,李以明不想让他多受窘,道:“我想回家看看。一个月没回过了,想家。”

“好啊,好啊。记着带好吃的来。”李天河一听就来劲,每次都能从李以明手里抢不少让他解馋的东西。

“你就知道吃,人家回家是看爸爸妈妈的。”王霏霏把他的那句话都听烂了,每次李以明回家他都会这么说,久而久之王霏霏就开始用这句话顶他。

“上自习了,赶快回去自己桌上。”李以明把他们都赶跑,向王霏霏作个鬼脸。高三的自习是紧张而又极度无聊,爱学习的把书翻的哗哗响,不爱学习的在一起交头接耳。

“明,一会儿回家小心点,路上车多。”李以明接过王霏霏递过来的一张纸条,看了看,脸上露出笑容,写道:“你不回家?咱们还能一起走一段路呢。”

“不了,上星期刚回过。再说,还有好多作业要写,累都累死。”

“那多无聊,别傻子似的看,记着多出去走走。”

“嗯,知道。对了,灵儿让我去她家玩呢,不用吃学校难吃的饭菜了。”

“对了,霏霏,我给你带点大枣过来,就是上次的那种。”

“好啊,你可别忘了。”两人一边写一边递来递去,直到班主任查班才不得不停下来。

李以明带了两件脏衣服,高高兴兴的回了家,但自家的大门却是紧锁的。

“奇怪,他们会上哪去呢?”李以明现这个时候应该在家的家人一个都没在。

“不管了,先去爷爷那看看去。”

推着车子到了爷爷家,爷爷刚刚作好了饭正准备吃。

“爷爷,我爸妈他们去哪里了,怎么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李以明问道。

爷爷见是李以明回来了,一时没想起隐瞒,伤心的道:“小明,你爸爸得了癌症去省医院做手术去了。”

“轰”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了,乱乱的,意识似乎离体而去。他呆滞的看着爷爷递来的钥匙和钱,而爷爷说的什么话却一句也没能听进去。

“小明,这是家门钥匙和你妈离开时留给你的一百块钱。对了,我做好饭你先吃点吧。”看到李以明痴呆的表情,爷爷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想想再说,为什么要说出事情。他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影响他考大学就后悔莫及。

“咣当”,自行车倒在地上李以明失掉了魂似的接过钥匙和钱,又茫然的走出爷爷家。一路走来,他一点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本能的走到自己家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锁进大门,进房间。然后重重坐到椅子上,一言不,双目呆滞眼睛定定的看着房门。

他就这么一直呆坐着,从下午到黄昏,从黄昏再到日落。连爷爷叫了几次都没反映,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早上醒来时,看见桌上摆放的还在冒热气的早饭,是爷爷送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父亲得上这种病。为什么,老天你如此不公平。我父亲辛苦劳累了一辈子,一天清福还没享过啊。”他猛的坐起来冲出家门,茫然的跑向自己有心事时最喜欢去的小山。

说是山其实只不过是个方圆几百米的小山丘而已,上面长满了树,从来没有人大理过。这里,是李以明从小就喜欢来的,静谧,清新,没人打扰。

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想起家中的不幸,憋了一天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不公平,不公平……”嘴里喃喃不停的说着同一句话,双手握拳狠狠的一下下的砸到结实的地上,但他却连一丝痛意都感受不到。

李以明自怨自艾,他并不知道因为他的悲伤,他的绝望吸引了一个神秘的精神体的注意力。

“测试目标能量,相似度99.9%,身体状况6o%,适于进入意识海,不适于苏醒。”奇怪的精神体分析过他的状况之后,没入李以明身体里。李以明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恍惚里仿佛听见一把奇怪的声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霏霏终于作完了自己所有的作业,伸了伸懒腰,看见杨灵和数学科代表张乐雪正往她这来。

“霏霏,去外面散散步去吧,快累死了。”张乐雪靠在桌子上,往她身后看了一眼,“霏霏,那个家伙还没来啊。”

王霏霏这才现应该早到了的李以明,他的桌子还是空的,李以明没有在平时的时间来。

“不会是有了什么事吧?平日他可是很准时的在三点到的,而且来了第一时间就会在他的桌子上。”王霏霏心里装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管他那,”王霏霏嘴里道,“可能是睡过头了,咱们出去走走吧。”

陈家锋,赵昭星,李天河,杨文杰他们一般会在这个时候和李以明一起去玩街机或者到学校西边的河滩上去瞎转。今天,四个人都在校门口不知在嘀咕什么。

“喂,你们四个在那傻站着干吗?以明他没和你们在一起?”王霏霏她们要去河滩散步,现他们四个鬼鬼祟祟的在一块嘀嘀咕咕。

“哎呀,是三大美女齐至啊。”陈家锋不改他油嘴滑舌的毛病,杨文杰瞪他一眼,意思是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李天河道:“我们在等明子,他也该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

王霏霏不走了,杨灵和张乐雪也留下来。这下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学校的三大美女齐聚一处还和四个男生在一起有说有笑,不知看碎了多少痴男的心啊。

李以明是被找来的爷爷叫醒的,看到他睡在这里爷爷的担心稍稍消失一些,这是他经常来的地方,只有爷爷知道。

“小明,该去上学了。你妈妈说不能耽误学习,不然她会更加担心的。”

“嗯,我知道了。”李以明浑然不知有什么东西进了他的意识,也不知这对他以后有什么样的影响。其后的一系列大胆的创意和勇敢的探索全是因为有这个东西对他意识的改造而产生的。此时他只是浑浑噩噩的踏上去学校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