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把刀
作者:二逼癌细胞 更新:2019-09-25

“他有什么不敢的,”秦盛偏偏要气掌门,“他都窝藏闻芷暇好些天了,迟早是要走的。”

“什么……!!”掌门气得面色发青,“你居然都不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秦盛掏了掏耳朵,他想明白了,根本不需要掌门同意,学着他师父直接成亲不就得了,语气便也随便起来,“好了,我的事也和你说清楚了,跪也跪了,你也就别为难我了。”

“你他妈想得美!”掌门终于忍不住爆了脏话,“今天你要是敢离开寒舍一步,我自有法子对付你。”

“你倒是试试,”秦盛拉过还在跪着的闻瑜,“走了。”

“来人啊,”掌门却道,“把瑜华……把秦盛旁边那人给我拿下!”

只听“嗡”的一阵齐齐的嗡鸣,秦盛一把拦在闻瑜面前,“众位师兄师弟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众人将秦盛和闻瑜牢牢包围,刀已然出鞘。

无数刀魂在嘶吼,对上秦盛这样的高手,刀们都兴奋得颤抖起来。

“你们要拦我?”秦盛环视四周,面对这么多寒舍门人,他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索性收起了刀,勾起嘴角道,“众位弟兄,我们何必兵戎相见呢?难不成我们一点师门情谊都没有了吗?”

……去你的师门情谊。

众青年想,这寒舍的姑娘全被你勾了去,你还想我们对你有点儿师门情谊?

做梦!

“这是怎么回事啊!”正在剑拔弩张之时,秦晴却突然闯了进来,她先是迷茫地四处张望,随即便不解道,“爹,你这是干什么!”

“晴晴,”掌门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你让开点儿,大人们说话呢。”

“有拿着刀子指着人说话的么!爹爹你真是的,秦大哥说话有点错处你也不能这样啊!”秦晴还不知前因后果,只当秦盛又说了什么讨人厌的话让掌门生气了,于是叉腰道,“你,你,还有你,全都给我把刀放下!都是一家人,做什么这样!”

“住手!”掌门一把拉过秦晴,“让开。”

而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闻瑜的双眼闪过一道暗芒。

“求求众位师兄师弟,”他轻轻推开挡在他面前的秦盛袅袅上前,一双眸中泪光潋滟,楚楚可怜道,“让我们走吧。”

秦盛刚才还嬉皮笑脸,此时见到这种场景却眉头一皱,他一把拉过闻瑜。

闻瑜回头风情万种地看了一眼秦盛,嘴角分明是带着笑的,眸中猩红一片。

空气中不知何时弥漫起了一阵阵香风,温柔得几乎能惹人醉。

秦盛知他进了状态,只得低声下气道,“这都是自家兄弟,你可千万别……”

“秦盛,”闻瑜却打断了秦盛的话,“我们走吧。”

“走……?”秦盛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接着才恍然抬头,只见众人皆痴痴傻傻地看着他们,这才明白闻瑜刚才那样不是要大开杀戒,而是给他们下了幻术。

闻瑜不由分说,拉着秦盛便要出了掌门的宅子,他现在有些激动得不正常,拉着秦盛的手用力得都快变了形。

“不要去管他们,”他喃喃道,“我们走吧。”

秦盛在出门之时不放心地回头望了一眼,掌门呆怔怔地看着他们,双手还保持着拉住秦晴的动作,他便突然挣开闻瑜的手,整个人回过身来,双手抱拳,弯下了腰。

“多谢掌门,”他说,“掌门,江湖见。”

然后又转回身,翩然离去。

良久,才听掌门悠悠回道:“江湖见。”

他慢腾腾地起身,皱了皱眉道:“都给我醒来,这么轻易就被人迷住,成何体统!我看你们是都要多加修行了!”

门人们刚醒来便听到这一噩耗,恨不得再昏一次,哀嚎声此起彼伏,愣是把这正气凛然的掌门府弄得像个鬼宅似的。

掌门一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前凭栏远眺,先是皱着眉,眉越皱越紧,终于还是憋不住笑了。

“哎呀呀,”秦晴也走了进来,“刚才好是被*了……那个闻小子,真是厉害。”

“是啊。”掌门叹息一声,“我老了,以后这个江湖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哪儿的话啊,”秦晴扑哧一声笑了,“我看您思路清晰,像是没什么大碍,实话跟我说,您中招了没有?”

掌门一愣,不知自己这愣头的闺女居然也有玲珑心,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假小子一般的女孩子不知何时已经亭亭玉立,于是便蓦地笑了,“傻姑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那还用说!”秦晴道,“爹爹,你可别小看我。”

“是是是,”掌门上前拍了拍她的头,“我家姑娘那是七窍玲珑心的。”

“说起来,”秦晴问,“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爹爹要让师兄师弟们拿刀对着秦大哥,这事儿可做的不对了。”

掌门想了想,故意绷起脸,“他大逆不道。”

“又说了什么让你生气了?”

掌门冷哼一声,“他跟玉花宫那小子私奔了。”

“什么?!”这回轮到秦晴惊愕了,她瞪大了双眼,“秦,秦大哥……?!”

“嗯,”掌门道,“他们已经跑了。”

“天啊!爹爹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们啊!!”

“……我让你师兄师弟拦了嘛,”掌门最后还是绷不住笑了,“你刚才还为这事儿怪罪我呢。”

“哎呀!那能一样吗!”秦晴恨不得跳起来,“爹爹,你肯定没中了术法,怎么不去拦下他们啊!”

“唔……”掌门低头摸了摸秦晴的脑袋,倏然哈哈大笑,“我家姑娘还喜欢秦盛那个混小子呢?”

秦晴没想到他爹回她的竟是这一句,一时间闹了个大红脸,恼羞成怒,“这就不是一回事!”

“那就不要闹啦,”掌门说,“随他们去吧。”

“不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还是爹爹你从一开始就没想为难他们?”

“这说的……”掌门挑眉道,“我最开始的确是不同意的,那幻术我也的确没种,呃,不能这么说,应该说短暂的迷糊了一下,等你秦盛哥哥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已经醒来了。”

“那你为什么不拦下他们!”秦晴已经气坏了。

掌门想了想,却想不清楚其中的原因,“这个……大概要问瑜华,唔,好像人家小伙子不叫瑜华。我看他看秦盛的眼神,我没见过那么专注的眼神。”

“……”秦晴听了沉默片刻,一字一顿地说,“爹,我觉得你可能脑子有问题。”

“放肆。”

“本来就是嘛,还眼神!”秦晴“呵呵”一笑,“您当这是戏本子呢?”

“那就算我错了吧。”掌门也不坚持,他又走回窗边,低低道,“我毕竟不是他师父,再者,儿孙自有儿孙福了。”

他莫名地相信,那样认真地看着秦盛的人,应该不会负了他。

闻瑜的虹膜颜色很浅,在太阳下几乎要成了亮琥珀色,那样绝色的人,眸中的神态却不是骄傲的——谁能相信,那人看着秦盛,眼神里几乎带着不能言说的卑微,一点点骄傲也没有。

掌门一瞬间便心疼了起来。

他知道那种疼痛的感觉,就在他妻子快要去世的时候,他也曾这样默默地注视过那个女人。

在那一刻,他突然没了追出去的力气。

罢了,罢了。

秦家和闻家的恩恩怨怨,到这一代,终于算是了结了。

日后,江湖上便传出刀鬼和三凶狐媚同闯江湖的消息,二人行事诡谲,却从未再杀过什么无辜之人,大家都说,那狐媚子终于碰上了个硬茬,被刀鬼收服了。

至于这个收服是怎么个收服,便各有各的说法,不过,据江湖密探说,二人形影不离,神情恬淡,颇有一对伉俪的样子。

众人便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是二凶在一块儿了。

只是……江湖传闻毕竟是多有水分,也有人说刀鬼给狐媚下了蛊,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于是某个小城,某家客栈,某两个人。

“你怎么看?”秦盛道,“都说你是被我制住了,堂堂少宫主可是心有不快?”

“呵,”闻瑜勾起嘴角,黏黏糊糊地趴在秦盛耳边,“情况到底如何,怕是只有秦少侠才知道吧?”

秦盛一翻身压了上去。

“我当然知道,”他说。

闻瑜上去便吻他,不想秦盛却伸手去挡,两只手指一捏,钳住了闻瑜的两颊,迫使他大张着嘴巴。秦盛微微一笑,另一只手去捏闻瑜舌底下的针,“小娘子,为夫要对付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唔……唔!”闻瑜不停地挣扎,秦盛却轻而易举地将那针抽了出来,好好地摆在一边,这才放心地吻了下去。

唇齿交缠,难舍难分。

半晌,他才面色赤红的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闻瑜,“你,你给我下了什么?”

闻瑜嫣然一笑,扭过头去吐了口墨绿色的唾沫,搂了上去,“乖,夜还很长。”

秦盛忍不住骂了一声,“你连嘴里都放毒吗。”

闻瑜无辜地眨眨眼,重重地吻了上去。

没错,夜还很长。

时间也还很长。